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多盈娱乐登陆 > 大白鼠 >

广州迷魂党陌头下迷药抢钱抢人 60秒杀死清爽鼠

归档日期:03-15       文本归类:大白鼠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今年8月中旬,刚走马上任不到一个月的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在调研广州社会治安工作时说:“给市民安全感是城市管理的基准线。在社会治安问题上不作为,就是对群众利益的最大冷漠,就是最大的失职,就不配做人民的公仆。”从8月17日开始,一场整治社会治安、严打“两抢”的雷霆风暴集中展开。朱小丹书记掷地有声的讲话以及警方的雷霆风暴在市民当中引起了强烈共鸣。事实上,广州的社会治安总体上也明显好转,今年前7个月,广州全市刑事发案总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9%,其中“两抢”案件下降了25.2%. 8月25日上午,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梁国聚对广州市的社会治安工作给以了充分肯定,明确表示广州的社会治安是稳定的,广州是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在不法分子受到警方重拳震慑,市民安全感大为增强的同时,记者发现还有一些新型的犯罪手法在悄悄地为害群众——不法分子利用“迷药”麻醉市民实施犯罪!近两个月来,新快报有记者及亲属接连遭受“迷药”袭击:价值两千多元的手机竟在公共场合被离奇抢走;在公园带着孩子散步,婴儿竟差点被拐走……

  为了探寻“迷药”的真相,记者冒着生命危险,对所谓的“迷药”交易进行了暗访,此类不法分子作案的其中一环终于暴露无遗。

  上周,警方和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等在接到记者的报告后,已经迅速展开调查。而记者通过亲身体验证明,正所谓邪不压正,“迷药”犯罪并不可怕,只要市民加强防范并及时向警方提供线索,我们相信,政府和公安部门有能力打击任何危害社会的违法犯罪行为。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也许和许多人一样,不相信现实中真的存在能在极短时间内让你失去知觉、任人摆布的‘迷药’!”两个月前,本报一名记者在广州市中心一公交车站遭遇了“迷药”抢劫,其挂在腰间价值2200多元的手机被抢,直到他上了公交车经司机和乘客一再提醒,该记者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他对事发过程竟全无记忆。

  6月19日晚10时40分,记者完成一次采访后,独自一人走到位于市中心繁华地段的某公交车站,准备乘坐269路公交车回家。此时,记者的一位朋友打来电话,通话后,记者便把新买的价值2200元多元的手机放回腰间的手机套里。

  意外的事情随后发生了:约10时42分,一直站在记者身旁的两名男子中的一名,在走到距记者左侧不到半米处时,拿出一个瓶子模样的东西在其面前晃了两下,记者面前随之出现了一阵“雾”,记者闻到的味道不是很浓,还带点香。当时记者并未在意,依旧在站台上站着。

  “你的手机被抢了!”“你是不是‘撞邪’啊?”“我们一直叫你,你都没有反应,你的手机被别人拿走了!”记者上了一辆269公交车后,像梦游般隐约听到耳边不停地有人朝他大喊。

  此时,已在车上的记者清醒了过来,但大脑一片空白,只看到身旁两男一女在不停地推着自己的手臂和肩膀,他们均显得很焦急,并不停地大叫。记者习惯性地摸摸腰间的手机,随即“哇”一声从司机后面的座位上跳下并大叫“我的手机丢了!”

  公交车司机猛踩了一下刹车,对着记者大叫:“你怎么搞的,别人在上车前就一直冲你喊到现在,你都没反应,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此时,车上一位好心的中年妇女把几分钟前发生的一幕告诉了记者:“你的手机是在上车前被身旁的中年男子从腰间拿走的。我当时还很奇怪,他是掀起你背在胸前的背包后,再用力打开手机套,费了不少劲才把手机取走的,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位阿姨还说,偷手机的事发生在记者上车前约半分钟,“当时看到那个拿你手机的男人离开后,我还一个劲地推你手臂想提醒你,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跟着我上车!”另一女乘客说:“我们当时还以为你装傻或者是害怕呢。”

  更奇怪的是,时至今日,记者对于当时自己是如何上车、如何坐在座位上的都无法想起,更不知到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在上车后对着自己又推又叫。

  事发后,记者焦急地请求司机停车,此时是晚上10时54分(据查通线分打完电话后上车的),也就是说记者被“迷”的时间起码持续10分钟。

  下车后,记者立即跑到附近一士多打110报警,还不停地打自己的手机,刚开始还能拨通,但随后就关机了。

  警察几分钟后就赶到现场,并把记者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其间有警员说,在他们的辖区内还从未接到过这种喷“迷药”抢劫的案例,他同时交代记者不要对当晚穿的衣服进行清洗,如果可以立案,警方将对衣物上可能残留的药剂进行化验。

  新快报讯8月16日,本报一名记者的小姑及其母亲在带该记者9个月大的女儿在市内某公园散步时,怀疑遭遇不法分子暗施“迷香”,婴儿险些被拐。

  当天上午8时左右,该记者的小姑(小王)和母亲带着其小女儿到家附近的某公园散步。在公园逛了一圈后,孩子的奶奶到公园北门对面的菜市场买菜,小王则把孩子推到公园北门附近等候。那儿有三四把长椅,小王在靠里的一张长椅上坐下来,孩子就坐在婴儿车里吃苹果。

  就在这时,一名年约20岁的女子径直朝小王走来,连夸孩子“可爱”,她一边逗孩子笑,一边很亲热地和小王拉起了家常:“男孩还是女孩啊?你是不是孩子她妈啊?你是不是在等人?等谁啊?”

  小王见这女子长得挺清秀,又喜欢孩子,就和对方一问一答聊了起来。过了一会,该女子拿出一份报纸递给小王:“看不看报纸?今天的新闻挺有意思的。”小王没接报纸,却突然觉得犯困,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地打起来,顿觉全身无力。同时,一股异香从该女子身上飘了过来。

  据小王事后讲述,因她每天都看报纸上的大量社会新闻,当时便明白自己遭遇不法分子了,马上从车里拿出孩子的奶瓶,扭开后猛灌了几口水。又挣扎着推着婴儿车走到北门检票口,才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当时检票口人来人往,小王虽然胸口堵得慌,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但心里稍感安定。她回头看,那名女子仍在那儿坐着,并没有追上来。几分钟后,孩子的奶奶买菜回来,小王和母亲急急把孩子推走。她们推着孩子绕着公园慢慢地走了一大圈,小王才觉得头晕犯困的症状减轻了好些。

  她在此提醒各位家长:带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不要轻易和陌生人攀谈,更不要接受陌生人的食物。

  在本报有记者及其亲属遭遇过“”之后,我们决定设法寻找“”的来源,从而有利于向警方提供线索,帮助其从源头上打击犯罪分子。记者很快发现,声称绝对有效的“迷药”居然在网上大卖,而且还很“专业”地分成“拍肩型”、“喷雾型”等不同类别,叫价仅数百元。

  记者在网上经过搜索,一下子就搜出数百条网页记录,其中五六十条的内容是公开宣传或直接销售“”在这些线索当中,记者发现有十几个专门销售“”的“网上商城”,这些网页不仅给“”配上了实物图片,还配上了详尽的“商品说明”和“商品价格”,其中一家网址为“××××××。com”的“网上商城”的网页显示,其“”已经成功销售了66次。

  记者还发现,不少论坛留言板乃至个人博客留言板也成为“”的销售平台。这些留言板多数只是简单介绍一下“”,然后留下QQ号码作为联系方式。其中,某个个人博客留言板上,居然有500多页的留言都是各种不同“代理商们”的QQ号码。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该网页上留下了100多个“代理商”的QQ号码,其中不少自称是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专门“代理商”。

  提起“”,市民往往第一反应就是一种能让人“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的药品。但是,记者却在诸多“”销售网页上看到,这些“”按照使用方式大体上被分为三类:“拍肩型”、“喷雾型”和“挥发型”。顾名思义,一拍、一喷,人就晕。

  这三类“”中,又以前两种最为常见。记者看到,虽然各种“”销售网页公开叫卖的产品不完全一样,但是几乎所有的“”销售网页上,前两种“”在产品名单中都“榜上有名”,并且销售次数的排行一直在所有“”种类中名列前茅,无疑是最为热卖的两种“”。

  网上“”销售的规格多数是以瓶和袋来计量,每种“”都是明码标价。据记者粗略统计,根据“”的种类不同,“”的价格也不同,价格最高的要数“拍肩型”,每袋600元-800元;和每瓶500元-600元。

  另外,不同“网上商城”公布的同种“”价格相差不过50元-100元。但是关于产品的包装规格,无论是“网上商城”还是“代理商”,都未公布此类信息。

  记者按其中一网页上提供的QQ联系上一个网名叫“”的人,他的IP地址显示其是“河南郑州”的。他一上来就直接问记者要什么,然后又发过来一个产品说明,上面写的功效很是吓人——

  “,580元,产品说明:高压气体,无色无味,在面部一喷起效,迷昏时间为两个小时,可连续入药延长迷昏时间。喷后产生幻觉,抑制大脑皮层和神经中枢,失去记忆,失去思想,听人使唤,问什么说什么,产生一种忘我的幻觉。主要用于防身,不到10秒即可,两个小时后自醒。备有解药。”

  “”称,的主要成分是由医用和进口特种剂等多种药物合制而成。“”自述已经卖这种药两年了,有很多回头客,保证货物“绝对是正品”。

  他还坦承其货品货源来自香港,他在郑州出货。记者问能否发个图过来看一下,他就发了一张样品图过来,图上是一个酷似鞋油瓶的蓝色罐子,罐子上还能看见一个触发的按手。

  面对记者邮寄能否通过邮局检查的质疑,此人声称他是通过民间快递公司寄送。最后,他给记者留下一个用户名为“田长征”的银行账号,并留给记者一个手机号,随后下线。

  记者发现,涉及到交钱和取货的方式,不少网页上都明确标明:快递交货,有的还承诺可以收货后再付款。

  网络上“”如此大卖,是否真的加个QQ号就能买到“”?记者近日联系了一个自称是“广州本地代理”的网友,假意要向他订货,对其进行暗访。

  8月24日下午,记者联系了一个网名为“新奇×××”的QQ网友,该网友在网上宣传中自称“广州本地代理”。记者联系他,他便十分不耐烦地要记者马上报出所需药品,并且拒绝为记者做任何介绍,态度十分蛮横。

  无奈之下,记者只好答应订货,他才勉强同意两种“迷药”各减价50元,并坚决表示那是最低价,不能再让步。

  记:那你要多少货才肯见面交易?不见面我怎么知道你的货是不是真的?我以前被骗过的。

  事实上,随着记者采访的深入,我们发现“”不仅在网上卖得欢,它还存在于现实生活中……

  8月18日下午5时,在广州某城中村,记者随着鱼贯而入的人群踏入了这条迷宫般的村落,在七拐八弯的小巷里,记者看见一个“成人用品店”的招牌在阴暗的角落里隐秘地闪烁。店子被厚厚的窗布遮掩着。记者走入这家“成人用品店”,里面只有一名30岁左右的中年男性。他殷切地招呼记者:“老板,要点什么?”记者说随便看看,对方皱了皱眉头,然后压低声音问:“要吗?”记者装出感兴趣的样子,老板旋即表示:“55元一颗。”无色无味,可以放到任何饮料里面,一个小时之后发生效力。“记者故意嫌贵,该老板表示,”如果多进货可以50元一颗。“他又保证这药只是让对方深度昏迷,”不会搞到出人命。“记者看了样品后,声称要考虑考虑便迅速离去。

  “迷药”网上交易令人难以相信,现实生活中到底有没有“”?如果有,不法分子是通过什么途径搞到这种药的?半个多月来,记者兵分多路,终在知情人士指引下与“迷药”贩子接上了头。冒着随时被“迷魂”的风险,记者深入虎穴,几经艰辛,最终成功为大家揭开“迷药”从配制、试验到销售的全过程!

  8月23日中午时分,记者根据“线报”,拨通一部号码为“13437836×××”的手机。电话响了两声后,话筒里传来一男子的外省口音。

  “你要哪一种,我这里什么药都有,而且价格公道,600元的、1000元的都有。”对方很肯定地说。

  很快,对方要求记者在下午3时前赶到广州火车站西广场的邮局门口,并称“一切见面再谈”。

  下午2时30分,记者来到邮局门口后,再次拨通对方电话。对方简单问了地址后,不到10秒就站到了记者面前,原来他早已在记者身后!

  眼前男子身材魁梧,约1.80米,短袖打扮,三十来岁。他说:“要买药的话去×××处交易,药肯定没问题,我绝不会砸自己的招牌。”

  14时40分,自称姓邓的男子带着记者一行3人,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处,很快来到一条小巷前停下。邓某在付完车费后,径直带记者往巷里走。不到10分钟,邓某接了3个电话,电话大多是谈“买药之事”,邓某一再推托:“等半小时来,现在有事。”

  路程不长,但因为很快就要面对“极速”,每走一步,记者的心都在打战。

  穿过弯曲的小巷再走了约5分钟,邓某突然停住了脚步,记者一行三人不禁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你们要什么类型的?”他说道:“、两种,但浓度有高有低,价格也不同。”

  邓某没再说话,低着头径直往前走,最后在小巷的19号门牌处停下,开门进去,低声地说:“药就在上面,最好是在楼上试验,不但方便,而且安全!”(注:记者出于安全考虑最终拒绝了邓的要求,改在宾馆试验。)

  很快,邓某把记者带到了该出租屋顶楼(五楼)的一个房间。甫一开门,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面而来。这是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单间,房内设施简陋,一张木板床,一个小柜。

  只见邓某熟练地从小柜及床底下分别拿出数包药样的纸包装,然后从床席下取出一包黑色粉末状物质,边取药边说:“配方是独有的!”说完,他拿着几大包药进了一旁的一个铁门。记者欲跟着进去时,却被他挤在门外。

  约3分钟后,邓某从里面走出来,手中多了一个矿泉水瓶:“你要的好了!”

  “这药是中浓度的,只要喷在人的脸上,3秒钟就会让人说不出话、眼睛看不到,同时失去记忆。”邓某一脸得意、自信:“很多人来买时都是亲自试验后才给钱的。8月22日,一个茂名的男子来买的时候,就亲自试了药,等他醒来后感觉效果不错,又多买了两瓶。”

  “你放一万个心,我们这药就是这么神奇,即使没有解药,被喷药的人在昏迷两小时后都会自然醒,而且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邓某说,“如果会死人的话,我早就被抓去枪毙一万次了。”

  邓某还很“专业”地告诉记者,这药从医学角度来说,就是控制人的神经,不会对人的生理机能产生任何不良反应,“而且是做过很多实验后,才有了这神奇配方的。”

  随后,邓一再劝说记者在那出租屋中做“真人实验”,当场演示“”的“神奇”。当记者再三表示害怕时,他说:“放心,我不会让你睡上两小时,否则我怎么赚钱,我有解药可以让你在5分钟内清醒过来。”

  考虑到安全问题,“”的试验最终在小巷对面的某酒店626客房(记者选址)中进行。

  “要试就快点试吧,我还有事。”邓某一进房就催记者,“肯定没事,你们有三人,我才一人,如果有事你们可以立即把我交给公安!”

  “还是用老鼠做试验吧。”记者把事先带备的两只重达700多克的大白鼠放在了地板上。

  邓某看到活蹦乱跳的大白鼠后说:“以前都是用真人来做试验的,给老鼠做试验还是头一回!”

  很快,邓某从包中取出那瓶“”,揭开瓶盖。不到1秒钟,一股刺鼻的药味立刻弥漫整间房!

  为防万一,记者立刻跑到洗手间弄了两条湿毛巾蒙住鼻和嘴,并用冷水洗了几遍脸,可惜还是迟了。一位来不及蒙鼻的同事在闻了刺激性的气味后,当即说不出线分钟后他就好了。”见到有人不能说话,邓某淡定地说。果然,3分钟后,当场被“迷魂”的记者恢复了正常。

  试验:大白鼠60秒断气15时05分,626房间中,刺鼻的气味依然浓烈,记者三人都快窒息了,但邓某却一点事都没有。“我闻多了,如果不是洒在我脸上,是不可能使我有反应的。”邓说。

  随后,邓某熟练地先用一个装眼药水的小瓶吸了点黑色的“”,然后朝着网袋里其中一只大白鼠脸部喷去。受到袭击,大白鼠即时在拼命地跳动起来,边挣扎边到处乱冲乱撞。

  “看来还有用!”邓某一边笑,一边迅速将小白鼠拿到了面前,又轻轻喷了一下,小白鼠就不再动弹了——全身颤抖,绿绿的双眼开始无神,接着四肢也开始颤抖,很快就双眼紧闭瘫在地板上,身上白毛也有多处竖起,1分钟后它断气了。

  成交:买了“迷药”送“解药”“喷在人身上,没有解药的话要两个小时后才能醒过来。不会死人的,如果出人命的话,我们都不要做生意了,公安会抓我。”邓某确认试验的大白鼠死后,得意地自夸起来。

  随后,邓某向记者讲述了使用“”的方法。然后,他将包括“三片去痛片、6片维生素C片、5克冰片及5克高锰酸钾”的“解药”送到记者手中,并一再交待“如果自己人不慎迷了,就把这解药放在半盘水中溶化后,将他的头部用这水清洗一下就行了,5分钟一定醒。”

  最后,在记者的再三讨价还价中,邓某以900元的价格,将手中已配好的“神奇”和“解药”交给了记者,转身就就走了。

  警方“剑雷”出击清查租屋“请让开!”民警和出租屋管理人员一边对挡在面前的女老板喝令,一边大力拉开一间内屋的木门。冲入屋内一查,只见3名神色慌张的男子如“叠罗汉”般躲藏在面积仅半平方米的窗台上。此时,一直扬言内屋没有人住的女老板羞愧地低下了头。经当场审查,该名湛江籍的女老板承认自己将一间面积仅20余平方米的租屋承租下后私自改成简易旅店,以每晚5元-10元的价格收容一些“三无”人员留宿。3名作贼心虚、窝身窗台的男子随后被民警带走调查。这是记者昨晚跟随越秀警方清查王圣堂石马塘出租屋时见到的一幕。

  据了解,昨晚7时整,越秀警方组织800余警力冒雨对矿泉街、梅花路、黄花路等地的出租屋进行地毯似清查,并由此拉开了“剑雷”行动的序幕。

  越秀警方介绍,“剑雷”行动将在今后不间断地展开,重拳整治出租屋以及地下加工厂、发廊、违规废品收购站等无牌无证场所,从源头打击各类犯罪活动。

  相关新闻:天津破获系列麻醉强奸案关于“迷药”罪案是否存在,记者除了在网上寻找源头,发现媒体的确有过报道。

  据新华网天津频道8月25日报道,日前,天津武清警方经过缜密侦查,成功破获该起在当地影响十分恶劣的“6·3”系列入室麻醉强奸案。24日,“双面人”张某已被依法逮捕。

  2006年6月3日凌晨,武清警方接警,称界内发生一起入室麻醉强奸案,专案组随即成立。警方通过对案发地周边43个村街、数千名群众的深入走访,发现群众没有报案的类似案件远不止这一起。色魔从今年4月开始,通过翻墙入院潜入居民家里,并趁人熟睡之机实施麻醉强奸、猥亵妇女。第二天被害人一般出现头晕、呕吐、意识不清等状况。经勘查,警方提取了嫌疑人发泄兽欲时留下的体液,并根据“麻醉强奸”这一特征将这一系列案件和3月的某医院药品被盗案并案侦查。

  6月8日,某村以修理电器为生的张某被纳入警方视线。很多人普遍反映他有正当工作,且平素很乐意帮助他人,怎么都不像是色魔。但他具备各方面作案条件,其妻子经常上夜班。经DNA鉴定,比对的结果让所有人震惊,这个“老好人”居然就是午夜色魔!

  在铁证面前,张某如实供述了自己沉溺于色情网站,后为寻找刺激偷盗品,开始疯狂入室麻醉强奸、猥亵妇女作案的全部犯罪事实。更令人发指的是,他动辄一晚上侵入数户民宅,而且连亲朋好友的孩子也不放过!警方进一步审讯,张某又交代了4月27日晚入室强奸作案时,因未掌握好麻药剂量,致使对方少女死亡的犯罪事实,丧心病狂的他随后又将尸体背出抛弃至深井内!而少女家人一直以为少女离家出走,至今仍在寻找!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本文链接:http://aqsciences.com/dabaishu/81.html